编导故事范文《熬鹰》

时间:2019-06-27 09:07 来源:广东编导网 作者:广东编导网
      这是一只刚刚成年的苍鹰,嘴尖锐而弯曲,披一袭铁灰色羽毛,锋利的蹼爪苍劲有力,它的腿却被一条铁链拴住。

      第一天,猎人在鹰的周围布上绳网,在绳网的外面,摆着鲜嫩的羊肉和清水,苍鹰不屑一顾。苍鹰不慎撞入猎人布下的机关,从被束缚的那一刻起,就表现出暴烈狂野的性格,两只苍劲的鹰爪,不停地抓扰,将铁链哗哗抖响,发出一阵阵悲愤苍凉的呼啸。

熬鹰

 
      猎手在绳网外冷笑着。鹰愤怒地一次次向他扑去,一次次抖被铁链拉回,重重地摔倒在地上。在徒劳的扑击中,鹰的体力一点点耗去。

      夜幕降临,深秋的风,带着刺骨的寒意。猎人在场地边生起一堆火,在火光下,苍鹰的两只眼血红,怒视着不怀好意的猎手。

      猎手的眼睛也是血红的,和鹰对峙着。

      第二天,当第一屡晨光染上苍鹰的羽毛时,它更加愤怒和急躁,隐隐感觉到腹中的饥饿。猎手殷勤地将羊羔肉捧到苍鹰的眼前。它凶猛地打开门扇般的翅膀,向猎手扑去。

      猎手急忙躲闪,还是被鹰翅鼓起的劲风扫了一个,鹰对鲜嫩的羊肉置之不理,只用嘴啄击铁链,啪啪啪,发出爆响,鹰嘴已经鲜血淋淋。鹰仿佛不知疼痛,一如既往地啄击着。鲜血, 一点点滴下来。

      又是一夜的对峙。

      两天两夜过去了,在对峙的过程中,苍鹰一点点磨灭着野性,磨灭了意志,对人产生了敬畏心理。

      夜深后,在无边黑夜的包围下,猎人看到苍鹰的戾气一点点消散。他不敢松懈,生怕稍有不慎,前功尽弃。

      当第三天阳光普照时,鹰嘴已结满黑硬的血痂,淤血甚至堵塞了鼻孔,眼中集结的怒气消散殆尽,疲弱的身躯仿佛再也拖不动沉重的铁链,蓄满金黄般光泽的眼睛不时半眯,似乎随时都会睡去。

      猎人手拿棍子,不停地撩拨它(几日几夜,它不能安睡)。无法忍耐之下,苍鹰的怒气又一下子凝聚,只是没有了锐气。

      它暗哑的叫声,缺乏底气,少了威慑,多了悲伤与无奈。秋风袭来,鹰的羽毛显得苍老杂乱, 毫无光泽,再也找不出昔日天之骄子的神情――它的体力与意志濒临崩溃。

      又一个白天过尽,寒夜降临。在猎人精心安排的场地上响起阵阵野兽的叫声。苍鹰拢紧身上的羽毛,将身体畏畏缩缩移项火堆,它感到孤独无助。野兽的叫声逼近了,鹰开始有了明显的战栗。


      猎人清楚地看到,鹰眼里闪过一丝乞怜。

      猎人走进网围,将鹰抱入怀中,抚摸鹰的头部。它不再挣扎啄击,任凭猎人的手指从头顶滑下,顺着修长的脖颈,知道宽阔的背脊。鹰驯服地展开身体,眼睛里透出温和与顺从的光。


      这时,猎人再将鲜嫩的羊肉托上手掌,鹰迅速地将其一块块叼入口中――一只猎鹰熬成了。

      猎手的体能也块熬尽,他得睡上三天三夜,才能恢复元气。当这只鹰再次出现时,不是蹲再猎手的肘上、肩上,就是再猎手的头上低飞盘旋,待到远方猎物出现,它便会迅猛出击……


      猎手得到猎物,就会大度地将肠子、肝肺等仍给它。一个不羁自由的灵魂,从此消失。

这篇文章对你有帮助吗,有哪些不够完善的地方?

期待大家在线咨询

     注:以上编导故事由广东编导网整理上传发布,由于篇幅原因很多内容不能详尽更多问题还可点击在线咨询进行咨询,或者扫描广东编导网官方公众号二维码查看更多编导故事写作!
广东编导网